名譽理事長 李 銘 輝 師兄

願為外內丹功奉獻一生的名譽理事長

李銘輝師兄

2019年 7 月 1 日, Category: 第八屆理監事, Release with No comments | Edit

學功之始

李理事長於民國66(1977)年,暑假開始學外丹功。

那時,還在文大就讀,學校正放暑假,因緣聚會,來練外丹功:

「我本身就喜歡運動,我是柔道二段,也練過摔角,參加台北市重量級比賽拿過亞軍,我的祖父是拳師。從小在家裡就學過一般的、簡單的拳術,看到報上刊登,在頂溪國小有教功夫,非常好奇!」

便來到頂溪國小一探究竟,看了大師特殊的氣功,深深被他吸引,便留下來跟著師父練功,從此與外丹功結下不解之緣。

那時,大師還住在學校樓梯下的儲藏室,每週六下午2~4點,許多人慕名到頂溪國小的教室練功,李理事長是其中一個追隨師父的弟子之一:

「後來,跟著師父籌備成立台北市外內丹功學會,慢慢的從南到北,再到國外,都一直跟著師父下來。」

DSCF4712(理事長在本會辦公室接受訪談)

跟著師父出國的國家,主要是馬來西亞和星加坡。

外內丹功十二式當中,理事長特別推崇「預備式」:

「因為,我個人覺得,預備式是所有十二式的起動,預備式的『炁』起來,再練其他的式,會覺得有炁在身體裡跑。當然,我還是覺得十二式都要練,因為,每一式炁走的方式不太一樣。所以,練功,還是十二式都走完比較好。」

李理事長是大師第一期的弟子,舉行第一次的拜師大典的弟子有二十幾位,這是37年前的往事了,許多人已經往生,到現在,屈指可數的不到五人(蔡仁陽師兄、黃國展夫婦…等) 。

DSCF4492

(面東龜息吐納功,注意頭,頸,背,平直成一線)

外丹功可治病、去病嗎?

外丹功是健身的,不能治病,或者說,不能做為治病的工具!

「個人覺得,從民國66年到現在,已經三十多年,練丹功的人,看起來比較沒有老態、比較健康、比較豁朗,這幾點是可以肯定的。」

「至於,可不可以治病?因為,氣通了,很多的毛病,自然消除掉!我們常常聽到,不同的人,因為不同的身體狀況,基本上所有來練功的人,都會有改善!但是,不能把它當做是治病的工具!」

「這麼多年,跟著師父練下來,我有個感覺,每一個人可以去除身體病痛的狀況,不太一樣。」

例如,曾經有一位60歲的師姐,說她練外丹功,月事又來了,怎麼辦?這就沒有人懂,算不算是好事?不能講!出現反老返童現象,是一個特例。

例如:

「有一位糖尿病的師兄,有一天跟師父聚會時,他說,今天,我要吃一口八寶粥,因為糖尿病,他已經快二十年沒有吃八寶粥,練了外丹功,他可以吃八寶粥,這不是每一個人都有的現象。」

還有,胃病、筋骨酸痛,這些毛病,練丹功,變好了!還有很多人說,莫名其妙的把一些病治好!

201012理事長致詞

(理事長在會員大會中致詞)

對於這些現象,大師的解釋,非常智慧:

「大師說,這就像電風扇壞了,如果,電線斷了、壞了,換電線,如果,插頭壞了換插頭,小零件壞了,換換零件,修一修,都可以再用,外丹功就像潤滑劑,加以保養,人就健康了。如果,馬達壞了,根本就不能再運轉起來,再怎麼修理,都沒有用!」

就像腳已經斷了,怎麼樣練,也不能變好,是吧?!

練功就像給身體保養,上點油,給點潤滑劑一樣,身體便能再次運轉!簡單講,活著就要動!

師父的身教與言教

理事長回憶師父教功的過程,師父是武術出身,對弟子的要求非常嚴格,從前夏日練功,到黃昏5、6點時,蚊子很多,被蚊子叮到奇癢無比,記得最清礎的是,有一次,快結束,在練定力功,不能動,看到蚊子在咬手,不敢打,打了會有動作和聲音,就用嘴吹:

「這樣子就被罵!我永遠記得!」

雖然,大師教功如些嚴厲,理事長卻從來沒有退出的念頭,這種視師父為父的武術精神,加上大師一些特殊的教功方法,使得他不棄不離的追隨著大師!

練功時,大師有時會走到身邊,輕拍肩膀,有時若有似無的微微碰一下,便會突然間,感覺到身體變輕了。

大師表示,他的身教和言教不同,身教是他的觸碰,是看到弟子有哪個地方炁跑不動,他輕輕觸碰一下,就可協助弟子通氣,讓全身都動。

除了動作行為上的引導外,大師也常用言教,他的言教會視情況,採取不同的方法,有時,練功當中,師父講了,他聽不懂,師父會假裝指導另一個人,讓他從旁邊聽到,再按照師父講的內容調整一下,氣就上來了。

理事長忍不住問師父:

「奇怪,為什麼你跟師兄在一旁講話,我聽到,氣就順了?」

師父承認,如果直接跟他講,他會有防備心。有時候,讓弟子從一旁聽到,效果會更好,如果弟子聽到、聽懂,又吸收到,那就是他該得到的。

有一次,在體育館練功,大家都練得很好,李理事長問師父,為什麼今天大家的氣都那麼好?師父說:

「今天我把炁放出去,跟你們的炁合在一起。」

好奇的請教師父,如何才能把氣放出去?是怎麼做到的?師父說:

「你還早呢!」

理事長說:

「我現在教功,自己有感覺到,你們跟我練功,也會感覺到不一樣,因為,我會把炁,跟大家結合在一起。那跟你回去自己在家裡練功不一樣。」

DSC05667

(理事長到民生公園練完功,和同道閒聊,回答各種練功上的問題)

師父的教悔

有一次,中秋節前,開車帶師父去送禮,到師父以前的同事齊老師家去拜訪,跟他聊起過去的往事,齊岳生老師是當年和大師一起住在學校樓梯下儲藏室的另一位老師,他說:

「你們的張老師很了不起哦,他都是半夜起來練功,一練起功來,樹上樹下都是張志通!」

原來大師練的是通臂拳,施展起來,忽上忽下,令人感到,到處都有他的身影!

師父立刻阻止齊老師繼續講下去:

「你不要跟他講,他還年輕,講了以後,他會胡思亂想,以後就不能練了。」

回來之後,理事長在想這件事,練功時,的確不能想太多:

「人沒到,就想以後這些東西,真的沒辦法達到你想要的。」

他看到有些同道,功夫還不到,就打聽,丹功練下去會怎麼樣?

使得理事長想起當年師父阻止齊老師的那件事,師父所做、所為,有他的道理,都是為我們好!所以,如果,你的程度沒有到某個位置,請不要打聽那些更高深的功境,對你是無濟於事的,反而打亂了你現在學習的進程。

師父舉了一個很好的例子,好比,你到了前面的叉路口,會看到一間藥房,到了某地,就有一個目標物,順著那條路走,就對了。

如果,你還沒到,就先打聽未來的許多事,到時,你可能走火入魔,是因為,你走錯路了,走錯路的原因是,你聽太多了,到了叉路口,你看到加油站、許多店,結果,那些根本不是你要的目標。

另一種情況是,有人告訴你,再往前走,看到服裝店左轉,就到了;說不定你看到的服裝店不是人家告訴你的那間,因為,前面有兩間,你在第一間就左轉,轉到別的地方去了。練功也一樣,時間沒到,你走錯了,可能就走火入魔!

當年跟著師父練功,覺得很放心,在快要到路口時,他會告訴你,下一步怎麼走,用不著一直問。

師父以前講過,人體確實有奇經八脈,古人在練功時,把自己炁走的路徑畫下來,紀錄下來,這些路徑通了,人便健康。中國的針炙圖,也是這個原理。我們後人,看了那些圖,跟著練,可減少了很多摸索的時間。就像你擁有一張地圖一樣,你可以省下很多找路的時間。

師父說,人體確實有奇經八脈、經絡穴道,現在科學那麼發達,也研究不出那些奇經八脈、經絡穴道,在哪裡?是怎麼一回事?大多數人沒有閒功夫去了解這些!現代人外務太多、干擾太多,沒有心思去練這些,反而把老祖宗留下來許多有用的、寶貴的東西丟棄了。

DSC05280

(李理事長帶領本會示範隊與丹功同道一起練功)

特殊的經驗

在練功的過程,發生一些特別的現象,現在想起來,還覺得很奇怪!

大師學校退休後,黃國展師兄將他在新生南路的房子,讓給師父住,地下室做為練功的道場,有十餘位弟子固定去地下室練功。

在那段時間,發生幾個比較特別的事,出現通靈現象。

有一次,台中的師兄上台北找師父,他們要買個房子做為道場,講完那個房子的事之後,師父說要回房間休息。一會兒師父又出來,跟台中的師兄討論那個房子,對那個房子的了解很具體,似乎已經去過那裡。

後來,向師父求證,師父果然利用中午休息時間,去了那裡。這件事聽起來很神奇!沒想到不久,理事長自己也經歷了一段靈魂出竅的事。

有一次,晚上練完功,坐下來休息,突然想出去走走,一個人就走出道館,走出新生南路的巷子,到了濟南路,走到建國南路,那裡有高架橋,看到一間舖子燈火通明,走近一看,看到旁邊一台挖土機,正在施工,還有幾個工人在那裡。突然覺得應該回去,才這樣一轉念,就回到道館了。剛剛發生的事,好像是在夢中,覺得好像自己根本沒有出門,只是幻覺夢遊,但是,那種感覺非常真實,不像是做夢。於是,衝出道館,穿過濟南路,走到建國南路,眼前所見,跟剛剛愰神時,所見到的景像一模一樣!

趕快上樓跟師父報告剛剛所發生的事情,師父聽了,說:

「以後不可以亂跑,出去回不來就麻煩了。」

理事長表示,有一次,在自己家裡陽台上練功,一直覺得有人在看他練功,練得正舒服時,感覺得到有一隻手,申過來拉他一下,那種感覺讓他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只好不練,回房休息。

第二天問師父,是怎麼一回事?師父說,要看就讓他看,不要理他,在無明界,還存在著高人,不理他就過了,這是一種「魔考」。

還有一個經驗非常特殊,有一次,在地下室練功,練完預備式,接著練第二式,突然,眼前出現亮光,在亮光中看到三個人,中間那位身型高大,穿黑衣,在他左右兩邊,一位瘦的女士穿著白衣,另一位穿著黃衣,不知這三人是什麼身分,突然,耳際聽到一聲底喝:

「跪下!」

還沒弄清對方身分,膝蓋後面被扣下,往前一推,自然就跪下嗑頭。霎時間,心裡就想,以後一定為外內丹功奉獻心力!再抬頭,那三人望著他笑一笑,轉眼就不見了。事後問師父,那三人是誰?師父說是祖師爺韓道長來過了:

「你以後就要去做。」

自從經歷這件事,理事長覺得自己應該這輩子都會為丹功犧牲奉獻盡力。

有一次,冬天非常寒冷,練完功,穿著短袖,趴在地上吸地氣,吸了半小時,一點也不覺得寒冷,反而覺得非常舒暢。

有時,練完功,會打先天拳,自己從來沒學過,卻會打!

還有好幾次,大家在練功時,同時聞到桂花香,師父說,祖師爺來過了。

新生南路的道場練了三、四年後,種種原因,換了幾個地方練功,搬到林森北路、長安西路、林森北路、南京西路、長安東路,松江路各地,無論換到哪裡,理事長都一直追隨著大師練功。

DSC05335

(理事長在台灣北區八縣市外丹功團練研習活動中受邀演講丹功的功架)

可遇不可求的機緣

學功夫要有機緣,在學丹功的過程中,除了會打先天拳,有一次,突然感到自己身體變很輕,腳一蹬地,跳起來,就抓到天花板。天花板的高度差不多二米五。

師父說,這就是輕功,人有多高,就一定可以跳過自己的身高,身高一米七,如果,加上手一攀,可以再跳超過自己身高的二倍,那就是三米四,所以,古人練輕功,是很有可能的。我們看電影裡的輕功,沒有著力點,直衝而上,就不太可能,當然,要練成輕功,是要下功夫練,才行的!

那一陣子,李理事長在自己家陽台練功,不知不覺就彈跳起來,越彈越高,他自己非常擔心,怕彈太高,從四樓陽台捽下一樓怎麼辦?他把自己擔憂的事告訴師父,師父便說:

「你不要練?那以後就不要練。」

師父講了那句話後,從此不再跳,可能師父收回去了。

這些特殊經驗,都有人證,只是沒有事證,因為不知如何去具體求證。後來,結婚、生子、工作忙、俗務太多、練功不如從前那麼勤快,而且體力變差,氣不足,等等種種原因,特殊經驗,不知不覺減少了。

古人能練成高深莫測的功夫,跟「機緣」有很大的關係,撐屋了機緣,也許你便有機會練成某種曠世奇功。

「機緣」可以解釋在,你打保齡球,某一次,全倒,以後,就沒有全倒過。又如,你打高爾夫球,一桿進洞,你的功夫好嗎?第二天再打,沒有了!也許一輩就那麼一次,有的人勤練,功夫好些,也許可以出現好幾次一捍進洞。如果,你可以練到百步穿楊,百發百中,從來不失手,那才算是巧手。練功不是你併命的練,就可以練到某個境界,也要有「機緣」。

11314大師陵5

(大師歸真,台北同道到台中大肚山謁陵)

結語

總之,外丹功是個「王道」!不是巧合,有人一練就練個幾十年,把不通的地方,慢慢練通,也許你只是電線沒接好,並不是馬達壞了。

古時候,社會環境單純,現代的環境復雜,工作忙、壓力大,想要摒除雜念,專心練功,不太可能。師父曾經是國術館館長,單身來到台灣,他本身具備深厚的功夫底子,在逃難的過程,差點病倒,在九份山上,濕氣重,病痛纒身,那麼惡劣的環境下要生存,他想起他師父張銳、張喆,交給他的秘譜,取出來苦練三十年,他終身未娶,沒有家庭的煩惱,終有所成!師父歸真十餘年,眼下的弟子,目前,沒有一人能達到或超越師父的功境,這是事實。

外丹功是一種很棒的養身功法,我們要繼續傳承,因為,它帶給我們豁達和健康的人生!在這條傳承的路上,但願與台灣,及世界的同道,長相伴隨,永不放棄!

DSC05583

大師歸真後,他的雕像栩栩如生,永遠伴隨在所有丹功同道身旁!

(訪談撰文/葉子香,照片提供/葉子香)